有两个月没有写过什么新文章了。如同一滴水再次涌入了大潮之中,某种意义上因为自己要做的事优先级更高,自己想做的事情不得已一直停摆,而自己实际上很少有什么精进的地方,至少自己没有看到直观的进步。

回想起这两个月,我似乎没有对什么事情留下特别深的印象,但“我”与周围的主观认知关系似乎出现了潜移默化的转变,心境相比而言也混乱了很多。亲近的,远一些的,好像中间的那些不是距离,更感觉是一种“障碍”。从前会做的事情现在似乎苦于继续,想要更多的时间但很多很多的闲暇时光都在不知不觉中浪费了过去。

说到时间,昨天开始逐一拜访收藏夹中自己心水的个人站,下午茶的轻音部里有这样一段话:

块状,就是把时间分配成规律的整体,有计划、有目的的将时间利用起来,例如这个小时看书,下个小时追番,在下个小时写写文字,一个时间段里只专心做一件事。
而不是像无规律的分子,随性而为,刚翻了两页书,就开始刷知乎,追着番剧、听着歌,手里还在玩 “崩坏”,等晚上睡觉前,回忆一天收获时,什么都想不起来,什么也记不得,甚至不知道今天的时间是怎样流逝了的。
——时间的形状 - 下午茶的轻音部

之前的一天天似乎自己把时间过成了分子状,就算知道自己总共要做什么,但交给生活的时间,终归还是成了分子状,在流式信息中思维观念对撞,有些留了下来但在翩翩起舞尚未沉淀,大多数都飘荡无存,再也没有留下什么。仔细想来,坚持下来的事似乎也没有多少,如果变成习惯之后或许会好很多,现在的脑中甚至浮现出了一张时间表。

另一方面,作为“内容提供者”,似乎“垂直”是业界共识,但本身为“人”,我会更希望自己发散一些,在各种自己感兴趣的地方“水平”地雨露均沾。不过自己也算是空空荡荡就是了,和其他有提供自家服务的dalao不同,相比而言我似乎没有把自己的积累“用”起来,虽然在孕育一个适用于小圈子的APP,但是直到现在连需求分析和设计都还未见踪影,大概手头上的事情忙完了才会去考虑那些吧。

明天的自己想要得到什么,又想去做什么呢?